名优馆app下载新版

名优馆app下载新版

女人这种生物,下到五六岁,上到五六十岁,对逛街这件事都是没有抵抗力的。但是令徐浪有些意外的是,这条定律对女鬼同样适用。

他的话音才落,“唰”的一声,众员工各显神通,一拥而至。除了白蛮才化形不太懂之外,连陈洁曼冰冷的面容上,都隐隐压抑着一丝期待。

“老板,你真要带我们出去?”

“去哪里逛街啊?咱乐园吓人是蛮有意思的,但天天干这个,都快憋死老娘了!”

“鬼妹也要去……”

……

黄欣欣等人七嘴八舌,一阵追问,吵得徐浪一个头两个大。

见她们情绪如此高涨,徐浪怕犯了众怒,也不敢隐瞒,连忙把洪刚带来的情报说了一遍。

“切,还以为真是带我们去逛街呢,敢情是想让我们当保镖啊!”黄欣欣不以为然道。

白蛮绿色的竖瞳眨巴了一下,脆生生地道:“老板,太危险了。”

她这一开口,谁都不作声了,徐浪也默默地看着她。

“老板你以活人之身,进入死者的领域,很容易激怒对方的。”

清纯长发少女户外唯美写真

白蛮一板一眼地道,“我的血脉传承告诉我,我们不是大厉的对手。”

徐浪耐心听完,又看向其他员工:“那你们觉得呢?”

“鬼妹想出去玩。”鬼妹可怜巴巴地说了一句,但马上被陈洁曼捂住了嘴。

黄欣欣也劝道:“老板,算了吧,别去了。”

“不试试看就放弃,有点不甘心啊!”

徐浪道,“洪刚不说那一位信用很好吗?”

“不不不,老板,你记住,鬼的信用一钱不值,要不怎么把胡说八道叫作‘鬼话’?!”

黄欣欣也不管这一屋子大部分都是鬼,“义正言辞”的批判道,“人死之后,跟生前就是两个状态了!哪怕生前再好的人,变成了鬼,只要有怨气在身,作祟害人就是本能!这个大厉现在表现得越平和,越证明图谋甚大!天知道你是不是他想要的猎物?万一是呢?”

出乎意料,她这番话,居然得到了其他鬼员工一致点头赞同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徐浪还要争辩,黄欣欣却已妖娆一笑,细长的手指在他下巴上勾过,道,“别可是了,老板。别说碎石山,就咱现在这一屋子的鬼和妖,要不是系统限制,都够你死上十回八回了。”

徐浪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。

他这才想起,自己和众员工相遇之初,哪一次不是险死还生,只是后来相处融洽,才让他选择性忽略了这一点。

而这次要面对的,可是一个怨气远超众鬼的大厉!大厉啊!!

看到徐浪脸上的神色变了,黄欣欣谄媚一笑,再次勾了勾手指:“明白了,老板?”

“明白。”

徐浪轻轻一让,闪过她的指尖,正色道,“那我就做最坏的打算吧!万一谈崩了,你们有多大把握保住我?”“你还坚持要去?”

“这是眼前唯一的机会。”

徐浪咬牙道,“跟沈兰洁约定的日期越来越近了,我不想失信于她。鬼可以说鬼话,但我是人。”

“这样啊?”

黄欣欣脸上难得的正经了起来,若有所思了片刻后,道,“那你去求雪菲姐吧!”

徐浪脸色一僵:“啊?这不太好吧。”

“你问我有多大把握保住你,我的回答是没把握啊!”

黄欣欣正色道,“也只有雪菲姐点头了,才有可能保你万无一失。别忘了,当初我们几个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。你求我们,还真不如直接求她。你觉得呢?”

“我觉得……你说的对。”

徐浪犹豫了几秒钟,还是拿出了手机,正要拨给陆雪菲,手机屏幕却自己亮了起来。

陆雪菲直截了当道:“我说过保你一命。”

话说的没头没尾的,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徐浪脑子转得快,立马大喜道:“谢谢陆小姐!”

有了陆雪菲的话,众人心中都有了底,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,但是众人脸上的担忧之色并没有减少多少。

“放心吧。我就是去看看,又不是去寻仇。”

徐浪的手指轻叩桌面,缓缓道,“看看他到底知不知道陈仲伟的消息。不知道就算了,要是知道,我们再继续往下谈,他若有什么要求,我们又能办到,便帮他办了。不然抽身而走也来得及,有你们和陆小姐在,也不怕他。”

众员工对视一眼,没再说什么。

会议结束,徐浪熟练地收拾起出门的装备来,手机、手电、折刀、充电宝、打火机,被他一一塞进包里,最后甚至还从冰箱里拿出一罐他从菜市场高价收来的黑狗血。

不过他正要把黑狗血也塞进包里,却被黄欣欣给打断了。

“老板,你是去谈生意还是砸场子呢?”

“我带着防身啊!”

徐浪很委屈,“不说黑狗血辟邪么?”

黄欣欣白净如玉的额头上,青筋明显跳动了一下,但还是压着火气问道:“那你知道黑狗血为啥辟邪么?”

徐浪摇了摇头,他大学时代看过《盗墓笔记》和《鬼吹灯》,但那里头只写了黑狗血可以辟邪,似乎没有写是为什么啊,或者写了他也记不清了。

“因为狗吃屎,脏,狗肉性热,阳气又足,黑狗尤其如此。所以对鬼来说,黑狗血的性质,就跟滚烫的屎尿差不多。要是有人端一碗烧开了的屎尿朝你泼过来,你躲不躲?这才是黑狗血辟邪的真相啊!”

黄欣欣一脸无语地看着他,“但你要搞清楚,现在是你上门求人啊!你平时求人,都带一罐屎当礼物的?不怕被人打出来?”

“是这样吗?”

徐浪将信将疑,但是总归还是把珍藏的黑狗血给放下了,“不过给你这么一说,画面感还真强,欣欣你不去写小说可惜了。”

“少别废话,懂了就出发吧!”黄欣欣一捂脸,“别想那些没用的了,有雪菲姐和我们在,你死不了。”

“我知道!”徐浪笑道。

一行人就这样吵吵闹闹地下了楼,还没到停车场,老远就看到那辆破旧的灵车和徐浪同样破旧的小皮卡停在一起,浓浓的夜幕都遮不住那种英雄迟暮的凄凉。

“嘶……”

看到灵车的那一瞬间,洪刚明显往后退了一步,倒吸一口凉气。

即使明知现在这车是安的,但回忆起过去那段噩梦般的经历,他依然心有余悸,表情僵硬。

“没事了,都过去了。”徐浪亲历过公交车上的惨案,很理解他现在的心情,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了一句。

自从谈妥了愿意留在乐园中,洪刚的名字也出现在了乐园员工的名单上,不过还被标注为“临时工”。

可即便如此,有乐园阴气的庇护,他在乐园里的状态,和活着的时候,也没什么两样了,仅有的不同,大概就是皮肤温度比常人低些罢了。

“是,谢谢你,老板。”洪刚点点头,努力克服恐惧,登上灵车。

“我们也走吧!”

徐浪带着人上了车,一阵雾气凭空而起,笼罩了灵车,等雾气散去,灵车的形体已经变得无影无踪。

按照徐浪在系统中查阅到的说明,灵车晚上开出门的时候,不但能作为乐园的延伸,庇护员工,本身更具有隐形的效果,除了鬼物和拥有阴阳眼的人类,普通人物是无法看到它的。不然开这种报废的破车上路,也太扎眼了。

徐浪亲自当司机,开着灵车,直奔城郊碎石山而去。

灵车越开越偏僻,很快,城市里暖黄色的路灯光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,只有国道旁住户零星的灯火。

路基两旁的梧桐树在夜风的吹拂下摇曳不定,发出“哗哗”的声音,穿透车窗玻璃之后,听起来就像是有无数的鬼手在击掌。

“快到了。”徐浪瞟了一眼导航,低声道。

这时路旁已经完看不到住户了,只有大片抛荒的农田。碎石山的灵异怪谈,让附近的农民对这块土地,也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。

从风挡远眺出去,黑漆漆的夜色中,只能看到一条低矮的山脊在远处若隐若现,像是等待猎物上门的伏兽,那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,碎石山!

“嘎吱!”

徐浪操纵着灵车在碎石山的山脚下停了下来,前面已经完没有路了,只有大片的荒草和泥土。

不过按照系统的说法,在这个距离上,灵车的主场效应,已经足以覆盖整个碎石山,倒也不怕黄欣欣他们会遭到削弱。

“走吧!”

徐浪提起自己的腰包往皮带上一束,第一个下了车。

不过就在这时,裤兜里一阵熟悉的铃声传来。

“咦?系统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发任务过来?”他掏出手机,疑惑地扫了一眼。

然而下一瞬间,当他看清了系统发来的任务时,他浑身的汗毛,都猛地炸了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