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莲草莓秋葵

榴莲草莓秋葵

“但是,这样有用吗?”秦小鹿心里一阵感动,徐浪在大热天穿成这样,竟然还是为了案子。

“当然有用,之前是30%的成功率,现在已经是35%了。”徐浪下意识地说道。

秦小鹿不觉皱起了眉头:“什么35%?我怎么听不明白?”

“哎哟,说了你也不懂,这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一种极其复杂的数据模型。只要我继续模仿冯峨的一切行为,就能找到更多的线索,”徐浪一边信口胡诌,一边心头嘣嘣直跳,差点就露馅了。

不过,他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,就在他换上冯峨衣服那一刻,系统告诉他,摄魂的成功率提升了,现在是35%。

也就是说,这个方法是可行的。

秦小鹿打量了一下徐浪,没有说话,她倒不是就信了徐浪这套托辞,只是,两人知根知底的,所以她确定,徐浪一定找到了一种非常特殊的方法,可以知道冯峨的秘密。

“你这个模仿,还不够。”

秦小鹿摸着下巴,打量着徐浪:“洪刚,给我弄根绳子过来。”

……

鬼王殿,三楼。

“怎么这么别扭……我的手都快麻了。”徐浪扭了扭,觉得浑身不舒服。

蓝色少女

“你不是说,这种方法可以帮你找到线索吗?”

秦小鹿拿着绳子把徐浪的左手和身体绑到了一块,上下打量了一下,满意地点点头:“嗯,不错,有点冯峨那啥断臂艺术家的气质了。”

“你能不能把绳子弄得松一点,绑得太紧了。我怕血液不顺畅,到时候真得截肢。”徐浪苦笑道。

“紧了吗?”

秦小鹿检查了一下,然后把绳子解开,跑到楼下去了。

很快,她又跑了回来,手里拿着两条丝-袜:“用这个吧,它本身就有弹性,不会导致血液不顺畅。”

“哟……你还有丝-袜呢?没见你穿过啊。”徐浪笑呵呵地打趣道。

秦小鹿脸一红,一边帮忙绑,一边解释道:“在网上买衣服的时候,商家送的。”

徐浪难得看到秦小鹿脸红,正打算继续调侃一下,然而,就在这时,系统的对话框出现了。

“玩家你好,根据系统的最新运算,摄魂成功率已经增加到50%,达到了开启摄魂的条件。请问,是否开启摄魂?”

“马上开启摄魂。”徐浪心中大喜,没想到,这两条丝-袜还立了大功哇。

“玩家你好,摄魂已经开始,你将不定时接收到冯峨灵魂穿送来的内容。特别建议,你可以多接触冯峨的物品。”系统说完,闪了。

“秦小鹿,除了衣服,冯峨别的物品,你都带过来了吧?”徐浪问道。

“都带过来了,你又想做什么?”秦小鹿奇怪地问道。

“查案子去。”徐浪得意一笑。

……

“徐浪,这就是你说的查案子?”秦小鹿坐在椅子上,拉着脸。

“你之前不

是说我模仿的不够嘛。这个冯峨是个艺术家,那我就得学学他的样子,感受一下他的生活。”徐浪一边画画,一边应付秦小鹿,“你要是忙,就先去,我如果有线索的,就告诉你。”

秦小鹿没回复,而是继续撑着下巴,看着徐浪装模作样地画画。

不得不说,徐浪还真的没有什么艺术天赋,不仅画画不行,就连旁边的颜料,也被弄得乱七八糟。

十几分钟之后。

徐浪把画笔扔在一边,看着自己的杰作,不觉有些失望,“对了,秦小鹿,你带回来的东西里面,有没有做雕塑的材料?”

“怎么?画画不成,又想玩雕塑?”秦小鹿懒洋洋地说道,“你先把手洗了,我现在给你准备材料,总之今天,你要做什么,我都陪你。”

“哈哈,好咧……哎哟……”

徐浪笑哈哈地站起来,不曾想,踩到了自己刚才扔在地上的画笔,直接摔了下去,正好,脸砸在了调色板上。

“徐浪,你没事吧?”秦小鹿被吓了一大跳,赶紧过去,将徐浪扶起来。

“别动。”

徐浪制止了秦小鹿,让对方先走开,然后,他慢慢地重新趴回去,把脸贴在调色板上,闭着眼睛。

脑海里,系统的对话框再次出现:“玩家你好,你无意中触发冯峨的灵魂,现在向你发送一张来自于冯峨灵魂深处的图片请查收。”

……

“基本就是这样。”

徐浪把铅笔放在一边,又看了看画纸上面的图案。

画里面,是一座桥。这座桥看上去非常的破旧,而且,下面没有河流,而是一片干旱的,长满了青草的河床。

“这个……就是线索?”秦小鹿原本心里挺高兴的,因为徐浪说有线索,那基本没跑了,但是,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。

“应该是线索,我也不确定。”

徐浪摇了摇头,这只是冯峨灵魂深处的图片而已,这只能说,这座桥和冯峨有关,但是不是和案子有关,目前还不能下结论:“你去找卢小胖,以他的能力,应该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具体-位置。找到了告诉我,我先去洗把脸。”

事实证明,徐浪没看错人,卢小胖还真把具体-位置给找出来。等到他洗把脸出来的时候,灵案组的人已经准备出发了。

“你打算穿成这样过去?要不换一身衣服吧。”秦小鹿有点心疼徐浪了,这大热天的,穿着厚重的牛仔服出任务,确实挺煎熬的。

“没必要,说不定在执行任务的途中,我又有发现呢。”徐浪摇了摇头:“不过,你帮我把丝-袜解开,免得到时候出了事,应付不过来。”

……

徐浪这一车队赶到的时候,刀叔已经在现场了,跟随着的,还有几名联络员。

冯峨灵魂深处的那座桥,名字叫做“三丫桥”,桥下的河叫做“三丫河”。

这条河以前是这附近很重要的一条农业灌溉河,但后来,随着经济的发展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村子,去城里打工。这片农田渐渐荒废,这条河

也就在上游被拦截住,河水被引到别的地方,于是,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“刀叔,情况怎么样了?”徐浪一下车,就询问道。

“我也才刚到,还没来得及查看。”

一身军大衣的刀叔打量了一下徐浪,说道:“造型不错,比起我的军大衣还差了点,这米国人的审美,不咋地。没我这个军大衣好看。”

徐浪干笑了一下。在他看来,两个人的造型半斤八两,都不怎么好看。

刀叔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继续说道:“接下来,你跟着我在这里呆着,检查的事情,交给他们去办。”

这边说话的时候,秦小鹿那边已经换上了装备,下到河床面上去了。

没几分钟,秦小鹿就站在河床上,一边招手,一边大声喊:“刀叔,新发现,有新发现。”

“我去看看……”徐浪一听,马上就像冲下去。

刀叔伸手一抓,把徐浪拉了回来:“年轻人,着什么急啊……秦小鹿,开启摄像头,把实况传送到我这边的电脑。”

刀叔说完,便去车里找电脑。

徐浪趁机朝着河床跑去,开玩笑,通过摄像头看,哪有现场观看来得爽?

刀叔发现的时候,徐浪已经到了河床上,和秦小鹿汇合了。

“唉……这年轻人……”

刀叔无奈地感慨一声,也只能在这大热天,穿着军大衣,走上了河床,来到桥的正下方。其实这种任务,是不需要他来的,但是李泰再三要求,他必须要来,并且保证徐浪的安全。

警员小宋将泥土弄到一边,很快,下面出现了一个木箱子,随后,他将木箱子撬开,里面是一包包的白色粉末。

“我去……这么多啊?”徐浪彻底惊呆了,没想到这次的收获,居然这么多。

他蹲了下去,伸手抚摸了一下:“啧啧啧,不少人一辈子,也见不到这么多的毒品吧?刀叔,这可是超大的收获啊。”

“嗯,还行吧,不过咱们是灵案组,像这种案子,一般会转给禁毒那班家伙,让他们立功受奖去。”刀叔的表情很冷静,也没有太多的喜悦。

“嘿嘿,瞧你这话……等等……别动,都别动。”

徐浪在小宋准备将木箱子拿出来的一瞬间,又接收到了系统发过来的,冯峨灵魂深处的图片,他看了一下内容,急得大声喊。

“退,都给我退……”徐浪一手抓着秦小鹿,一手抓着小宋,一步步往后退。

这些人,都和徐浪合作过,面对徐浪突如其来的奇怪表现,并不觉得奇怪,反而很配合,跟着一起后退,最后,彻底退出了河床的范围。

刀叔一直跟在徐浪的旁边,等到徐浪明显松了一口气之后,才问道:“怎么了?你是不是又有新发现?”

徐浪点了点头:“木箱的下面,有炸弹,具体是什么炸弹,我也不清楚,反正就有炸弹。别的,你们别问。”

刀叔当机立断,拿出手机,“你们别轻举妄动,我现在就去找技术人员过来支援。”